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设为首页收藏本站|简体中文

無量壽經專修網論壇

 找回密码
 注册(原因請填“阿彌陀佛”)

佛說大乘無量壽莊嚴清凈平等覺經解(原文)

2011-11-17 20:51| 发布者: 慧真| 查看: 202032| 评论: 0

摘要: BAZ3 佛說大乘無量壽莊嚴清淨平等覺經解 黃念祖居士 著
發大誓願第六 b

發大誓願第六 b

 

      《宗要》又曰:「今經說十念,具此隱密、顯了二義。」顯了十念,即上文羅什大師所譬之十念;隱密義之十念,即《彌勒發問經》中,慈心等十念。義寂云:「一一念中,自然具足慈等十念。」意謂,能如《觀經》所說或什師所譬之十念,一一念中,自然具足彌勒所問之十念。蓋於顯了中,自然含攝隱密之深意。此語道破淨宗玄征。世人多慕玄妙,而不知最極玄妙,衹在平常中。故云「平常心是道」。但當平平常常,老老實實,綿密念去,自然暗合道妙,念念離念。以凡夫心入諸法實相,唯持名與持咒為最易。念佛何以有如是功德,因念念暗合實相故。

 

  「唯除五逆,誹謗正法」。「五逆」者,罪惡極逆於理,故謂之逆。是為感無間地獄苦果之惡業,故又名無間業。《阿闍世王問五逆經》曰:「有五逆罪。若族姓子、族姓女,為此五不救罪者,必入地獄不疑。云何為五?謂殺父,殺母,害阿羅漢,闘亂眾僧,起惡意於如來所。」又《華嚴孔目章三》曰:「五逆,謂害父,害母,害阿羅漢,破僧,出佛身血。初二背恩養,次三壞福田,故名為逆。」至於常言之五逆,則為殺父、殺母、殺阿羅漢、出佛身血、破和合僧(以上三者同義。)犯此道者,身壞命終,必墮無間地獄,一大劫中,受無間苦。

 

  「誹謗」者,誹義同謗。謗者,毀也。言人之惡而過其實曰謗。誹謗正法,即誹謗佛法。此十念必生之大願,普被一切,但除既犯五逆又謗正法之人。《觀經》曰:五逆十惡,臨終十念,亦得往生。今經所除。蓋既犯五逆重罪,復誹謗正法,罪上加罪;且謗法罪最重,謗法之人稱為謗法闡提,故不能往生矣。

 

  或問,若人犯五逆罪,而不誹謗正法,《觀經》謂可往生。若有一人,但誹謗正法,而不犯五逆,可往生否?《往生論注上》答曰:「但令誹謗正法,雖更無餘罪,必不得生。何以言之?經云:五逆罪人墮阿鼻大地獄中,具受一切重罪(但劫盡得出)。誹謗正法人墮阿鼻大地獄中,此劫若盡,復轉至他方阿鼻大地獄中,如是展轉經百千阿鼻大地獄,佛不記得出時節。以誹謗正法,罪極重故。」又曰:「汝但知五逆罪為重,而不知五逆罪,從無正法生,是故謗正法人其罪最重。」

 

  但善導大師《觀經疏》另有一解。謂五逆謗法,不得往生者,乃佛止惡之意,方便之說。疏云:「此義仰就抑止門中解。如四十八願中,除謗法五逆者,然此之二業,其障極重。眾生若造,直入阿鼻。歷劫周慞,無由可出。但如來恐其造斯二過,方便止言,不得往生。亦不是不攝也。…若造還攝得生。雖得生彼,華合逕(過也,至也,見《字匯》)於多劫。此等罪人,在華內時,有三種障:一者不得見佛及諸聖眾。二者不得聽聞正法。三者不得歷事供養。除此已外,更無餘苦。」《合贊》宗之亦云:「言唯除五逆,誹謗正法,是乃就未造之機,且抑止之而已。若有已造機、已回心,則還攝取,莫有漏也。」意為:所言除者,實為止惡之意,使未造惡者,不敢造也。若是已造者,但能回心,懺悔念佛,則仍舊攝取,無有遺漏也。可見彌陀大願,攝機無盡。故善導大師曰:「如來所以興出世,唯說彌陀本願海。」意謂,三世諸佛出興於世,唯為此大事因緣,宣說阿彌陀如來,不思議願力,惠救萬眾。故大師又云:「今逢釋迦佛末法之遺足跡,彌陀本誓願極樂之要門,一切善惡凡夫得生者,莫不皆乘阿彌陀佛大願業力,為增上門也。」以上《往生論注》與《觀經疏》之說,殊似相違。實則亦可會通。《論注》正符如來抑止之意,令人慎莫謗法也。論中復云:「此生愚癡人既生誹謗,安有願生佛土之理。」是故經云五逆謗法,不得往生。至於《觀經疏》則顯彌陀悲願無盡。五逆謗法,果能臨終念佛,是即懺悔發心,如是之人,億億中亦難一二,故佛慈憫,仍然攝受。

 

  又善導大師云:「弘誓門多四十八,偏標念佛最為親。人能念佛佛還念,專心想佛佛知人。」又云:「唯有念佛蒙光攝,當知本願最為強。」善導大師約四十八願為真實五願。若論至約,則唯第十八願。故於《事讚》中曰:「一一願言,引第十八。」《甄解》云:「四十八願雖廣,悉歸第十八願。」又云:「謂由此願故,使眾生生無三惡趣之土,不更惡趣。具相好,現神通,而得滅度。入光壽海故。是以此願,特為最勝矣。」又《箋注》曰:「故知四十八願之中。以此念佛往生之願,而為本願中之王也。」此願顯彌陀之究竟方便,一乘願海,六字洪名,不可思議功德。以名號即實德,「聲字皆實相」故。

 

  我作佛時,十方眾生,聞我名號,發菩提心,修諸功德,奉行六波羅蜜,堅固不退。復以善根回向,願生我國。一心念我,晝夜不斷。臨壽終時,我與諸菩薩眾迎現其前。經須臾間,即生我刹,作阿惟越致菩薩。不得是願,不取正覺。

 

  十九、聞名發心願。二十、臨終接引願。

 

  右章包括第十九「聞名發心願」,與第廿「臨終接引願」。「名號」即名字。顯體為名,名彰於外,而號令於天下為號。名與號同體。此辭通於諸佛菩薩。於本經常專指極樂導師名號—阿彌陀。「發菩提心」。菩提,梵語,舊譯為道,新譯為覺。肇公曰:「道之極者,稱曰菩提。秦(指中國)無言以譯之。蓋是正覺無相之真智乎!」菩提心即是求真道之心,求正覺之心。又菩提心即自覺覺他之心。詳言之如《往生要集》所云之二種菩提心。(一)緣事菩提心(此即密乘之行願菩提心),以四弘誓願為體。(1)眾生無邊誓願度。是應身菩提之因。(2)煩惱無數誓願斷。是法身菩提之因。(3)法門無盡誓願學,是報身菩提之因。(4)無上菩提誓願證。是願求證得佛果菩提也。由前三行願,具足成就,而證得三身圓滿之菩提,還復廣利一切眾生也。(二)緣理菩提心(此即密乘之勝義菩提心)。一切諸法,本來寂滅,安住於中道實相,而圓成上求下化之願行。是為最上之菩提心。謂為緣理之菩提心。

 

  新羅元曉師於《宗要》論無上菩提之心曰:「一者隨事發心。二者順理發心。言隨事者:煩惱無數,願悉斷之。善法無量,願悉修之,眾生無邊,願悉度之。於此三事,決定期願。初是如來斷德正因。次是如來智德正因。第三心者,恩德正因。三德合為無上菩提之果。即是三心,總為無上菩提之因。因果雖異,廣長量齊,等無所遺,無不苞(同包)故。如經言:『發心畢竟二無別,如是二心前先心難。自未得度先度他,是故我禮初發心。』此心果報,雖是菩提(成佛),而其華報,在於淨土(往生)。所以然者,菩提心量,廣大無邊,長遠無限。故能感得廣大無際依報淨土。長遠無量正報壽命。除菩提心,無能當彼。故說此心,為彼正因。是明隨事發心相也。所言順理而發心者:信解諸法皆如幻夢,非有非無,離言絕慮。依此信解,發廣大心。雖不見有煩惱善法,而不撥無(撥無者,排除也)可斷可修。是故雖願悉斷悉修,而不違於無願三昧。雖願皆度無量有情,而不存能度所度。故能隨順於空無相。如經言:『如是滅度無量眾生,實無眾生得滅度者。』乃至廣說故,如是發心,不可思議。是明順理發心相也。隨事發心,有可退義。不定性人,亦得能發;順理發心,即無退轉,菩薩性人,乃能得發。如是發心,功德無邊。設使諸佛窮劫演說彼諸功德,猶不能盡。」元曉師所謂隨事發心,即前文之緣事菩提心。其順理發心,即前之緣理菩提心。以《宗要》較詳,故備錄之。

 

  又《勸發菩提心文》曰:「發菩提心,諸善中王。」《無量壽經起信論》曰:「是知菩提心者,諸佛之本源,眾生之慧命。才發此心,已成佛道。以與佛智、不思議智、不可稱智、大乘廣智、無等無倫最上勝智相應故。」又經中三輩往生,皆因「發菩提心,一向專念」。可見發菩提心,實為首要。今此第十九願為聞名發心。證諸第廿六願聞名得福,第四十七願聞名得忍,故此願理應釋為因聞佛名號,蒙佛加被,發菩提心。彌顯彌陀名號功德,不可思議。願王宏誓願力,不可思議。

 

  「修諸功德…晝夜不斷」表發大心後之大行。因聞名而發心,修諸大行是為第十九願之全文。其中「六波羅蜜」,亦稱六度。度者,度生死海。到涅槃之岸也。「六」者:(一)布施。(二)持戒。(三)忍辱。(四)精進。(五)禪定。(六)般若。六度攝萬行。「堅固不退」者,指如上之大願大行,決定不移,永不退轉也。如偈云:「我行決定堅固力,唯佛聖智慧證知,縱使身止諸苦中,如是願心永不退。」是堅固不退義。「一心念我」。一心,已見前解。指萬有之實體真如。今約本經,唯一堅定之信心,不為他心所奪,謂之一心。如《教行信證文類》曰:「信心即是一心也。一心即是真實信心也,是故論主建言一心也。」又《探玄記三》曰:「一心者,心無異念故。」又《止觀四》曰:「一心者。修此法時,一心專志,心不餘緣(指心中不緣其他一切事物)。」又一心有事理二種。無餘念為事之一心。入實相為理之一心。今「一心念我」實兼事理。現世淨業學人,但深信切願稱念名號,即是「一心念我」。如善導大師曰:「一心專念彌陀名號。行住坐臥,不問時節久遠,念念不舍。」是即一心念佛。蓋從事入理,且事中舉體是理也。

 

  以上第十九願是因,第廿願則是其果也。若人如第十九願發心念佛,則臨壽終時彌陀與極樂世界諸菩薩等眾,前來接引,現其人前,經須臾間(指俄頃,據《大集經》即今之四十八分鍾),彼人即往生極樂淨土,作阿惟越致(不退轉)菩薩(以上是為第廿臨終接引願。)。深顯果教他力不可思議之方便妙用。具縛凡夫,能帶惑往生者,皆因彌陀此願,臨終聖眾現前,慈悲攝受之大力。如宋靈芝師曰:「凡人臨終,識神無主。善惡業種,無不發現。或起惡念,或起邪見,或生繫戀,或發倡狂。惡相非一,皆名顛倒。」可見凡夫業重,臨終之際,更多顛倒。復以四大苦逼,痛不可言,何能正念持名。不能持名,何得往生。故知凡夫往生,非憑自力,全仗彌陀大願加被,令不顛倒,始能往生也。如《圓中鈔》曰:「娑婆眾生,雖能念佛,浩浩見思,實未伏斷,而能垂終心不顛倒者,原非自力,而能主持,乃全仗彌陀,而來拔濟。雖非正念,而能正念。故得心不顛倒,即得往生。」證諸小本唐譯與《悲華》兩經,此意益顯。小本唐譯,名為《稱讚淨土佛攝受經》文曰:「臨命終時,無量壽佛,與其無量聲聞弟子、菩薩眾俱,前後圍繞,來住其前。慈悲加佑,令心不亂。」可見凡夫臨終心不顛倒,亦不散亂,正念持名者,全因彌陀慈悲加佑之力也。又《悲華經》曰:「臨終之時,我當與大眾圍繞,現其人前。其人見我,即於我前,得心歡喜。以見我故,離諸障閡。即便舍身,來生我界。」又說願曰:「所有眾生,若聞我聲(聲者名也),發願欲生我世界者,是諸眾生,臨命終時,悉令見我,與諸大眾,前後圍繞。我於爾時,入無翳三昧。以三昧力故,在於其前,而為說法。以聞法故,尋得斷除一切苦惱,心大歡喜。故得寶置三昧。以三昧力故,令心得念及無生忍。命終之後,必生我界。」是經所顯他力妙用,彌為明顯。《稱讚淨土經》是本經小本。《悲華經》說彌陀因地及極樂莊嚴。均明彼佛臨終接引,攝受往生之殊勝願力。可見彌陀願王,妙德難思,大恩大力,不可稱量。

 

  「阿惟越致」,又作阿鞞跋致。譯為不退轉。是菩薩階位之名。據《彌陀要解》云:「阿鞞跋致。此云不退。(一)位不退。入聖流,不墮凡地。(二)行不退。恒度生,不墮二乘地。(三)念不退。心心流入薩婆若海。若約此土,藏初果,通見地。別初住,圓初信。名位不退。通菩薩,別十向,圓十信,名行不退。別初地,圓初住,名念不退。」上言不退有三。最上名念不退。此土行者,別教須登初歡喜地。圓教須至初發心住。方破一品無明,證一分法身。始能念念流入薩婆若海。薩婆若海,即一切種智海,即如來果海。雙舍二邊,全歸中道。始曰念念流入薩婆若海。可見念不退之難證。但今願言,十方眾生,聞名發心,一心念我,即生我刹,作阿惟越致菩薩。小本亦云:「極樂國土,眾生生者,皆是阿鞞跋致。」《要解》又云:「今淨土,五逆十惡,十念成就,帶業往生,居下下品者,皆得三不退也。」下下品人,亦證三不退,一生圓成佛果。此乃十方世界之所無,唯極樂所獨有。如是勝異超絕,言思莫及。故《要解》云:「非心性之極致,持名之奇勳,彌陀之大願,何以有此。」今此兩願,於四十八願中,如箭靶之紅心。至於第十八願,則如紅心中之中心。

 

  我作佛時,十方眾生,聞我名號,繫念我國,發菩提心,堅固不退。植眾德本,至心回向,欲生極樂,無不遂者。若有宿惡,聞我名字,即自悔過,為道作善,便持經戒,願生我刹,命終不復更三惡道,即生我國。若不爾者,不取正覺。

 

  二十一、悔過得生願。

 

  上為第廿一「悔過得生願」。「無不遂者」以前,同《魏譯》第廿願(文句則兼取唐宋兩譯。)。以下則采自《吳譯》第五願(《漢譯》類之),結成此願,名為悔過得生。所異於第十八,第十九與第廿願者,端在宿世作惡之人,罪業深重,所受果報在於三途。今生聞名發心,悔過向善,至心回向,植德求生。臨命終時蒙佛願加被,不墮三惡道,往生彼國。是為本願之殊勝慈德也。故云「四十八願,願願皆為眾生」。大悲慈父,恩德無極。我輩佛徒,當何以報?

 

  願中「繫念」指心念繫在一處,不思其他。如《觀經》曰:「應當專心,繫念一處,想於西方。」「植眾德本」,「植」者,種植也。「德本」,如善根。德者,善也。本者,根也。又「德本」者,德中之根本也。依是義故,彌陀名號,名為德本。如《教行信證》曰:「德本者,如來德號。此德號者,一聲稱念,至德成就滿足,眾禍皆轉。十方三世德號之本,故曰德本也。」「宿惡」,指宿世所造之惡,即過去生中之罪惡。「悔」者,改也。改往修來也。「悔過」者,向佛法僧三寶懺悔罪過,誓不更造也。本願名「悔過得生」,故知悔過乃往生之關鍵。蓋一切罪從懺悔滅也。「持」者,奉持。「命終不復更三惡道,即生我國。」是本願之主旨。若宿世作惡,有決定業,命終之後,須於此界或於他方墮三惡道。以今世悔過修道行善,誦經持戒,發菩提心,專念極樂,至心回向,求生淨土等,於是乘彌陀此願功德,遮其宿業,蒙佛攝引,不墮三途,逕生極樂,故云「無不遂者」。「遂」指求生極樂之願得滿足也。可見宿業深重之人,皆可不更三途,帶業往生。彌陀悲願之深,攝度之廣,超踰十方。當前海外佛教界於「帶業往生」之旨,頗有諍議。今據本經,則知帶業往生之說,實據佛願;且所帶之業,正指惡業也。)

 

  我作佛時,國無婦女。若有女人,聞我名字,得清淨信,發菩提心,厭患女身,願生我國。命終即化男子,來我刹土。十方世界諸眾生類,生我國者,皆於七寶池蓮華中化生。若不爾者,不取正覺。

 

  二十二、國無女人願。二十三、厭女轉男願。二十四、蓮華化生願。

 

  右章攝三願。「國無婦女」,是第廿二「國無女人願」(見《吳譯》)。「若有女人…命終即化男子,來我刹土」。是第廿三「厭女轉男願」。又稱「女人往生願」。第三十四為「蓮花化生願」(見《吳譯》)。

 

  第廿二「國無婦女願」。《吳譯》曰:「令我國中,無有婦女。」《漢譯》願成就文中「女人往生者,則化生,皆作男子。」又曰:「其國中悉諸菩薩、阿羅漢,無有婦女。」又唐道宣律師引經云:「十方世界,有女人處,即有地獄」。今極樂無三惡道,亦無婦女,純是卅二種大丈夫相。蓋男女之間,易生情愛,便是退緣。是以極樂同居勝於娑婆。

 

  第廿三「厭女轉男願」。善導大師於《觀念法門》釋此願云:「乃由彌陀本願力故,女人稱佛名號,正命終時,即轉女身,得成男子。彌陀接手,菩薩投身,坐寶蓮上,隨佛往生。」又「一切女人,若不因彌陀名號力者,千劫萬劫,恒河沙等劫,終不可得轉女身。」如釋迦因地,行菩薩道,積一大阿僧祗劫勤修,漸離女身。可見女轉男身,實非輕易。今以聞佛名號,「得清淨信」(清淨者,離惡行之過失,無煩惱之垢染。無垢無疑之信心,名清淨信。)。由於淨信發菩提心,厭離女身,願生極樂。信深願切,必起念佛之勝行。蒙佛本願加威,於命終時,即轉女成男,往生極樂。是為「厭女轉男願」。

 

  第廿四蓮花化生願。「生我國者,皆於七寶池,蓮花中化生。」本經第四十品曰:「若有眾生,明信佛智,乃至勝智,斷除疑惑,信己善根,作諸功德,至心回向,皆於七寶華中,自然化生,跏趺而坐。須臾之頃,身相、光明、智慧、功德,如諸菩薩,具足成就。」又《阿彌陀鼓音聲王陀羅尼經》曰:「西方安樂(即極樂)世界,今現有佛,號阿彌陀。若有四眾,能正受持彼佛名號,以此功德,臨欲終時,阿彌陀佛即與大眾往此人所,令其得見。見已,尋生慶悅,倍增功德。以是因緣,所生之處,永離胞胎穢欲之形,純處鮮妙寶蓮華中,自然化生,具大神通,光明赫奕。」上之二經,同表往生極樂之人,皆於蓮花中自然化生,清淨無垢,神通智慧,放大光明,俱如菩薩。即彌陀此願之所感證。蓮池大師《彌陀疏鈔》曰:「六趣眾生,則中陰之身自求父母。往生善士,則一彈指頃,蓮華化生。是蓮華者,乃卸凡殼之玄宮,安慧命之神宅。」意為:六趣中一切眾生,命終之後,中陰身現,於此身中,依自身宿業因緣,往求世間父母。投身母腹糞穢之處,結成濁染罪業之體。何如往生之善士,臨終蒙佛接引,一彈指間,化生蓮花之中,逕生安樂之國。此蓮花者,實為行人脫卸凡夫罪身之玄幽宮殿,安養當人慧命之神妙舍宅也。上數語深表彌陀大願,悲心至極,妙德難思。又《大日經疏十五》曰:「如世人以蓮華為吉祥清淨,能悅可眾心。今秘藏中,亦以大悲胎藏,妙法蓮華,為最秘密吉祥。一切加持法門之身。坐此蓮臺也。」可見極樂九品之蓮,正顯大日如來密意,舉體皆是最勝秘密吉祥。

 

  我作佛時,十方眾生,聞我名字,歡喜信樂,禮拜歸命。以清淨心,修菩薩行。諸天世人,莫不致敬。若聞我名,壽終之後,生尊貴家,諸根無缺。常修殊勝梵行。若不爾者,不取正覺。

 

  二十五、天人禮敬願。二十六、聞名得福願。二十七、修殊勝行願。

 

  右章三願。從「聞我名字」至「莫不致敬」,是第廿五「天人禮敬願」。從「若聞我名」下至「諸根無缺」,是第廿六「聞名得福願」。再下為第廿七「修殊勝行願」。本章三願皆表聞名功德。

 

  上第十八願十念必生,乃往生之正因,四十八願之核心。第十九與第廿兩願,乃第十八之開廣。第廿一願,專指具有宿惡之眾生,若能悔過,發菩提心,一心專念,亦皆得往生,不更惡道。第廿三願,則專指婦女,聞名淨信,發菩提心,求生淨土,則命終轉男,往生極樂。以上皆因聞名發心,得生淨土,是為得益中之上者。今章則顯其下者。蓋眾生根器不一,故聞名之信樂發心亦不一,或因大心未堅,或因信願不深,或以持念不專,是以未能全契彌陀十念必生等大願,故當世未能了脫生死,僅能獲福於現在及來生,故獲利未能如前之數願也。

 

  第廿五願,「修菩薩行」謂六度萬行。是乃廣修眾善者。本經三輩往生,皆云「發菩提心。一向專念」。蓋發心乃諸善中王,持名是萬行之首。缺此往生正因,雖行眾善,則廣而不專,博而未精,未契彌陀本願,難於今生現證,故唯受人天禮敬而已。

 

      第廿六願「生尊貴家」者,《大論》曰:「生刹利為有勢力;生婆羅門家為有智慧;生居士家為大富。故能利益眾生。」又《會疏》曰:「生下賤家,受世輕慢,利濟不廣。」是故聞名得福,來生皆生尊貴之家也。又「諸根」即眼、耳、鼻、舌、身、意六根。

 

      以下第廿七願。「梵行」。梵者,清淨之義。梵行,清淨無欲之行。斷淫欲諸天,皆名為梵天。如梵天斷淫欲之行,曰梵行。《法華嘉祥疏》曰:「有人言通取一切戒為梵行,別行斷淫為梵行,故《大品》曰:『淫欲障生梵天,何況菩提!』」以上皆以離欲為梵行,但另有深義,以證涅槃之萬行為梵行。如《法華嘉祥疏》曰:「梵行之相者,梵名涅槃,即根本法錀大涅槃也。行即萬行,到大涅槃也。」又《大日經疏十七》曰:「梵謂涅槃。梵行謂修梵行者名。具大涅槃名為梵。」上二經疏,皆謂到大涅槃之行,為梵行。是則梵行之深義,不局限於持戒與斷淫而已。今願文曰「殊勝梵行」,應兼此二義。蓋斷除淫欲,禮佛念佛,發菩提心,一向專念,即趣向大涅槃根本法錀之妙行也。一聞佛名,即具如是功德,足證佛號,名具萬德。又聞名功德,微妙難思。如《尊勝陀羅尼經》曰:「諸飛鳥畜生,含靈之類,聞此陀羅尼,一經於耳,盡此一身,更不復受。」又《涅槃經》曰:「是大涅槃,亦復如是。若有眾生,一經耳者,卻後七劫,不墮惡趣。」一經於耳,尚具上述功德。何況經耳之後,兼能信受,其功更勝。一般經中聞字,不是但聞,義兼信受。是故聞名之人,今生縱不即能往生,來世亦必常修殊勝梵行也。

 

  我作佛時,國中無不善名。所有眾生,生我國者,皆同一心,住於定聚。永離熱惱,心得清涼。所受快樂,猶如漏盡比丘。若起想念,貪計身者,不取正覺。

 

  二十八、國無不善願。二十九、住正定聚願。三十、樂如漏盡願。三十一、不貪計身願。

 

  從右章第廿八至第卅八願,為攝彼土眾生願,表極樂國中眾生之功德受用。右章具四願,「國中無不善名」,是第廿八「國無不善願」。「住於定聚」以上,是第廿九「住正定聚願」。「猶如漏盡比丘」以上,是第卅「樂如漏盡願」。最後「若起想念,貪計身者,不取正覺」,是第卅一「不貪計身願」。

 

  第廿八「國無不善願」。極樂國中尚無不善之名,何況有不善之實耶?龍樹大士曰:「彼尊佛刹無惡名,亦無女人惡道怖,乃至無有諸趣惡知識。」蓋表極樂無有不善也。又《往生論》云:「淨土果報,離二種譏嫌過,應知。一者體。二者名。體有三種:一者二乘人。二者女人。三者諸根不具人。無此三過故,名離體譏嫌。名亦有三種,非但無三體,乃至不聞二乘、女人、諸根不具三種名故,名離名譏嫌。」上論中所謂之譏嫌名,即願文中之「不善名」也。又《疏鈔》曰:「由耳之所聞,唯是諸佛如來萬德洪名,菩薩、聲聞及諸天善人,種種嘉號,曾無三惡名字,歷耳根故。」耳中不聞惡名,故曰:「無不善名」也。

 

  又如《阿彌陀經》曰:「其佛國土,尚無惡道之名,何況有實。是諸眾鳥,皆是阿彌陀佛,欲令法音宣流,變化所作。」靈峰大師於此更有妙解。《彌陀要解》曰:「問:白鶴等,非惡道名耶?答:既非罪報,則一一名字,皆詮如來功德。所謂究竟白鶴等,無非性德美稱,豈惡名哉!」其意如下,經云:「彼國常有種種奇妙雜色之鳥,白鶴、孔雀、鸚鵡、舍利、迦陵頻伽、共命之鳥。」故或問曰:彼國既有白鶴等鳥,則白鶴之名豈非惡報之名耶?《要解》答曰:經云「汝勿謂此鳥,實是罪報所生」。白鶴等,既非罪報所生,則其假名,亦非惡名。是諸鳥等皆如來性德所顯,故其名字乃表如來性德,正是美號,焉可視為惡名。又《觀經》曰:「如意珠王,涌出金色微妙光明。其光化為百寶色鳥。」可見極樂依正,悉是如來果覺之所莊嚴。是諸眾鳥,皆是彌陀變化所作。彼土一色一香,一塵一名,無非中道,皆是不可思議法界之全體大用。是故彼國一一名字,皆顯如來性德。如來證窮法界,照徹心源,功德究竟。以一真一切真故。一究竟一切究竟。又以假名詮顯實法,故彼土一一名字,悉皆究竟。白鶴是究竟白鶴,共命之鳥是究竟共命之鳥。是諸眾鳥皆如來性德之所顯。故其假名,亦皆是性德之美稱,而非惡名矣。

 

  第廿九「住正定聚願」。「所有眾生。生我國者,皆同一心,住於定聚。」由於第五「無差別願」,生彼國者,形貌無差,悉同一類。形既相類,心亦同然。心皆同一,住於定聚。定聚者,指正定聚,乃三聚之一。三聚包括一切眾生。聚是聚類之義。一切眾生分為三類,是名三聚。三聚之說通於大小乘,其義不一。一者,(一)正定聚,必定證悟者。(二)邪定聚,畢竟不證悟者。(三)不定聚。介以上二者之中,蓋有緣則證悟,無緣則不證悟也。二者,《會疏》曰:「定聚者,具云正定聚。亦言不退轉。便是菩薩阿鞞跋致也。云何名正定。凡一切眾生,雖根性萬殊。以類聚之,不出三種。以必墮六趣為邪定。以升沈隨緣為不定。以定至菩提為正定。」三者,據《起信論》,十信以前之凡夫,不信因果,為邪定。十住以上為正定。十信之人為不定性。此乃實教大乘之說。本經第廿二品曰:「若有善男子、善女人,若已生,若當生(見《唐譯》),皆悉住於正定之聚,決定證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。」是明得生彼土,便入正定之聚,必證大涅槃果。故善導大師曰:「不斷煩惱得涅槃。斯示安樂自然德。」又龍樹大士云:「以信佛因緣,願生淨土,起心立德,修諸行業,佛願力故,即便往生。以佛力住持,即入大乘正定聚。正定聚者,即是阿鞞跋致不退位也。」(又善導大師依願言及《唐譯》經文,謂此願亦現生不退之密義,文中「若當生」則指求生之人,亦入正定聚。是為不共之說。當於第廿二品中詳論之。)

 

  第卅,「永離熱惱,心得清涼。所受快樂,猶如漏盡比丘」。是為「樂如漏盡願」。「熱惱」。為劇苦所逼,身熱心惱,故名熱惱。《法華經信解品》曰:「以三苦故,於生死中,受諸熱惱。」今極樂國中「無有眾苦,但受諸樂。」故永離熱惱。「清涼」,清淨涼爽,正與熱惱相反。《大智度論廿二》曰:「人大熱悶,得入清涼池中,冷然清了,無復熱惱。」清涼池,喻涅槃也。今往生之人,入於彼土大清涼池中,故皆「心得清涼」。「漏盡比丘」,漏者,泄漏,即煩惱之異名。煩惱現行,使心連注,流散不絕。故名為漏。又眼等六門,日夜流注煩惱,故名漏。以聖智者斷盡此煩惱,稱為漏盡。六神通中前五通為有漏通,唯漏盡通為無漏通。煩惱斷盡之比丘,稱為漏盡比丘,即阿羅漢。法藏菩薩願彼國眾生,受樂無極,且於「所受快樂」心無染者。如阿羅漢,斷盡諸漏,於諸世法,不執不著。故云「猶如漏盡比丘」。以喻受樂而無樂想。義寂名此為「受樂無染願」;憬興名之為「受樂無失願」,皆是此意。

 

  第卅一「不貪計身願」。無起想念,貪計身者,凡夫修行,多墮身見,身見乃見惑之首,見惑不斷,則不能入聖流,勢必常淪生死,欲出無期也。貪計身者,謂執有我身而貪著計度也。《會疏》曰:「於自身忘執,計愛憎違順,是名貪計,是所謂我執也。」凡夫忘以自身為我,貪執計較,愛護倍至,順則生愛,違則生嗔,種種分別貪者,舉體墮於煩惱。《往生論》云:「遠離我心,貪著自身,遠離無安眾生心;遠離供養恭敬自身心。此三種法(應)遠離以其障菩提心,應知。」蓋謂貪執自身,無安眾生心,供養恭敬自身心,此三者,皆障菩提心,故應遠離。本經以發菩提心。一向專念為宗,若障菩提心,即不能往生。是故願曰:「若起想念,貪計身者,不取正覺。」

 

  我作佛時,生我國者,善根無量,皆得金剛那羅延身,堅固之力。身頂皆有光明照耀。成就一切智慧。獲得無邊辯才。善談諸法秘要。說經行道,語如鍾聲。若不爾者,不取正覺。

 

  三十二、那羅延身願。三十二、光明慧辯願。三十四、善談法要願。

 

  右章具三願。「生我國者,善根無量」是總述。以下分演。善根者,身口意三業之善,固不可拔謂之根。羅什大師曰:「謂堅固善心,深不可拔,乃名根也。」又以「善」能生妙果,生餘之善,故名為根。「皆得金剛那羅延身,堅固之力」。是第卅二「那羅延身願」。憬興稱之為「身得堅固願」。「金剛」者,梵語跋折羅(或代折羅)譯為金剛。《三藏法數五》云:「金中最剛,故云金剛。」又《大藏法數四十一》云:「梵語跋折羅,華言金剛。此寶出於金中,色如紫英,百煉不銷,至堅至利,可以切玉,世所希有,故名為寶。」(即金剛石,俗云鈷石,硬度最大。)又金剛者,金剛杵之簡名。《大日經疏一》云:「代折羅即是金剛杵。」原為印度之兵器。密宗以之表堅利之智。《大日經疏一》又云:「代折羅,如來金剛智印。」又《仁王經念誦儀軌上》云:「手持金剛杵者,表起正智,猶如金剛。」杵有金、銀、銅、鐵、石、水精、法陀羅木等,無量種之不同。帝釋之杵,乃金剛所成。又執持金剛杵之力士,稱為執金剛,簡稱金剛。《行宗記二》曰:「金剛者,即侍從力士,手持金剛杵,因以得名。」

 

  「那羅延」者,譯為勝力,或堅牢。有四義,(一)梵天王之異名。(二)羅什大師云:「天力士,名那羅延。端正雄健也。」(三)《大日經疏十》「毗紐天有眾多別名,即是那羅延天別名也,是佛化身。」又《秘藏記》曰:「那羅延天,三面,青黃色。右手持輪,乘迦樓羅鳥。」(乘鳥表空行)(四)《涅槃經疏七》曰:「那羅延,此翻金剛。」乃十九執金剛之一。《維摩經》云「那羅延菩薩」。古注經家多謂眾生身心相依,身有苦樂,心必憂喜。心有憂喜,身有損益。法救云:「如來身力無邊,猶如心力。」又《密迹力士經》云:「如來之身成鈎鎖體,猶如金剛,鏗然堅絕,不可破壞。」故願國中眾生,三業莊嚴。體固如金剛,力強如那羅延,同具殊勝身業也。

 

  今依密教,執金剛,金剛手,金剛薩埵等,乃一名之異譯。《仁王經念誦儀軌上》云:「此金剛手,即普賢菩薩也。手持金剛杵者,表起正智,猶如金剛,能斷我法微細障故。」又《聖無動尊大威怒王秘密陀羅尼經》云:「此金剛手是法身大士,是故名普賢。即從如來得持金剛杵。其金剛杵五智所成。故名金剛手。」今願文曰「金剛那羅延身」,若據顯迹,則如過去諸解,視為天上力士,那羅延神,大力堅固之身。今據密義,金剛與那羅延,均是執金剛,簡稱金剛。論其密本,即是金剛薩埵,即是普賢,乃法身大士。又密教尊金剛為示現威猛相之佛。是以「金剛那羅延身」應解為等同如來之「金剛身」或「金剛體」。

 

  「金剛身」,指金剛不壞之身,謂佛身也。《涅槃經》云:「如來身者,是常住身。不可壞身。金剛之身。」又「諸佛世尊,精勤修習,獲金剛身」。

 

  《新譯仁王經》曰:「世尊導師金剛體,心行寂滅轉法錀。」《良賁疏》曰:「金剛體者,堅固具足。體者身也。佛身堅固,猶如金剛。」若據密意,則往生者,亦如世尊得金剛不壞之體。故皆壽命無量,身具金剛「堅固之力」。

 

  「身頂皆有光明照耀。成就一切智慧。獲得無邊辯才」。為第卅三「光明慧辯願」。彼佛壽命無量。國中天人壽命亦皆無量。又彼佛光明無量,是故彼國人民,身頂皆有光明照耀。蓋主(佛)伴(國中人民一切賢聖)一如也。又「光明」者,自瑩(亮)謂之光,照物謂之明。有二用。一者破闇,二者現法。蓋佛之光明,是智慧之相(見《往生論注》下)。又《超日明三昧經下》云:「是知大智發外,能照法界,名為光明。」又《涅槃經》云:「光明名為智慧。」又大慧禪師曰:「只以此光宣妙法,是法即是此光明,不離是光說此法。」彼國天人身頂既有常光,正是智慧成就。以佛力護佑,故智慧殊勝。於佛智、不思議智、不可稱智、大乘廣智、無等無倫最上勝智,悉皆照了。故云「成就一切智慧」並「獲得無邊辯才」。「辯才」指善巧演說法義之才。《淨影疏》曰:「言能辯了,語能才巧,故曰辯才。」又諸菩薩說法之智辯,稱為四無礙智、四無礙解或四無礙辯。四無礙者:(一)法無礙。名(名相)句(語句)文(文段)能詮之教法名為法。詮者,具也,善也,言也。於教法無滯,名為法無礙。(二)義無礙。知教法所詮之義理而無滯,名為義無礙。(三)辭無礙。於各地諸方之言辭通達自在,名為辭無礙。(四)樂說無礙。以上三種之智,為眾生樂說自在。又名辯無礙,契於正理,起無礙之言說,名為辯無礙。彼國人民,由於成就一切智慧,故得無邊辯才,以四無礙辯,宏演法要。

 

  「善談諸法秘要」乃第卅四「善談法要願」。秘者,秘奧之義,言法門之深奧也。又秘密之義,言法門隱密,不易示人也。「秘要」者,如《法華文句五》曰:「四十餘年,蘊在佛心,他無知者,為『秘』。一乘直道,總攝萬途。故云『要』也。」又《法華嘉祥疏九》曰:「言約(簡要也)理周(具足也),故稱為『要』。昔來隱而不傳,目之為『秘』。」《法華經法師品》曰:「此經是諸佛秘要之藏,不可分布妄授與人。」又密宗,稱秘密宗。因密法者,正是諸佛秘要之藏,不輕示人者也。今極樂菩薩「善談諸法秘要」。乃善能開演諸佛一切顯密甚深秘要。「行道」,經行也。行道誦經,乃天臺常行之三昧。乃於行道時誦經也。「鍾」,梵語「鍵椎」之一。乃鳴集之法器。鳴鍾乃集眾之號命。又鳴鍾有勝功德。《增一阿含》云:「若打鍾時。一切惡道諸苦,並得停止。」又《佛祖統紀六》曰:「人命將終,聞鍾磬聲,增其正念。」「語如鍾聲」者,謂說法人,聲如洪鍾,中正宏廣,持續遠聞。震醒長夜,警覺昏迷,引生善心,停息諸苦。音聲功德,並如鍾也。又鍾身鑄有真言、種子字、大乘經偈。鳴鍾一聲,即如轉誦鍾身所具一切顯密經法。以喻說法人,一一聲中,皆寓無量妙義也。

 

  我作佛時,所有眾生,生我國者,究竟必至一生補處。除其本願,為眾生故,被弘誓鎧,教化一切有情,皆發信心,修菩提行,行普賢道。雖生他方世界,永離惡趣。或樂說法,或樂聽法,或現神足,隨意修習,無不圓滿。若不爾者,不取正覺。

 

  三十五、一生補處願。三十六、教化隨意願。

 

  右章中,「所有眾生,生我國者,究竟必至一生補處」,是為第卅五「一生補處願」。一生補處者,以一轉生補佛處,如今兜率內院中之彌勒大士,一生即補佛位,即《法華》所說「餘有一生在,當得一切智」,是名一生補處。又如《會疏》曰:「一生補處者,是等覺位。尚有一生無明(具足應云:一分生相無明)未破。故曰一生。此品無明,其力最大。唯此後心,以金剛智破之,即補妙覺之位,故曰補處。」若依密教,一者,一實之理。於密宗初地菩薩之位,先得淨菩提心。自此一實,出生無量之三昧總持門,漸次增長至於第十地(以上之初地至十地,乃密十地,不同於顯教之十地。)。更有第十一地,即佛地。以一轉生補佛處,是名一生補處。如《大疏六》曰:「今此經宗,言一生者,謂從一而生也。初得淨菩提心時,從一實之地,發生無量無邊三昧總持尼門。如是一一地中,次第增長,當知亦爾。迄至第十地滿足。未至第十一地。爾時,從一實境界,具足發生一切莊嚴。唯少如來一位,未得證知。更有一轉法性生,即補佛處。故名一生補處。」

 

  又曇鸞大師更謂極樂菩薩或可不從一地至一地,而頓登補處,「案此經推彼國菩薩或可不從一地至一地。言十地階次者,是釋迦如來,於閻浮提,一應化道耳。他方淨土,何必如此。」鸞師之說,深顯極樂菩薩圓解圓修,一地一切地。故生彼國者,皆不退轉。頓超階次,圓證補處。深顯彌陀大願,妙德難思。

 

  下第卅六「教化隨意願」。如上願所明,生彼國者,安居樂國,悉登補位。成等正覺。但菩薩成佛各有願力。如願被弘誓鎧甲,返入穢土,普利群生,教化有情,則承彌陀願力加持,教化隨意,無不圓滿。是為本願之意也。又鎧者鎧甲,古時戰士對敵作戰時所被服之物,用以遮衛身體,防衛矢石等(近代之避彈衣亦是此類。)菩薩入生死,降魔軍,則以自之弘深誓願為鎧甲。因弘誓之心堅逾鐵石,可以此心出入生死之陣。至於所教化者,首云「皆發信心」,蓋信為道源功德母也。本經小本曰:「為諸眾生,說是一切世間難信之法。」蓋此淨土法門,極圓極頓,超情離見,故為一切世間難信之法也。又小本曰:「汝等眾生,當信是稱讚不可思議功德,一切諸佛所護念經。」又曰:「汝等皆當信受我語,及諸佛所說。」是以極樂大士宏化十方,咸以勸信為首也。「修菩提行」,蓋三輩往生,皆發菩提心、一向專念。今云「修菩提行」,即具發心與專念兩要義。修菩提之大行,必由於發起菩提之大心。且菩提行中,實以一向專念,最為上首。一切菩薩,萬善齊修,但十地菩薩,地地不離念佛也。又大行菩薩,普賢為首。故教化一切有情,「行普賢道」。普賢者,圭峰大師曰:「一約自體,體性周遍曰普,隨緣成德曰賢。二約諸位,曲濟無遺曰普,鄰及亞聖曰賢。三約當位,德無不周曰普。調柔善順曰賢。」故本經中,與會諸大菩薩,咸共遵修普賢大士之德。普賢之德者,十大願王,導歸極樂,自利利他,無有窮盡之德。極樂大士遵行普賢之德,復教餘土眾生,皆行普賢之道。

 

  如是極樂大士,被弘誓鎧,入生死海。「雖生他方世界」,或現身穢土。因有彌陀願力加持。「永離惡趣」。各各隨其意樂,或說法,或聽法,或現神通等。「隨意修習」,悉皆圓滿。眾生受教,亦皆至心信樂,求生淨土,發菩提心,一向專念。

 

  我作佛時,生我國者,所須飲食、衣服、種種供具,隨意即至,無不滿願。十方諸佛,應念受其供養。若不爾者,不取正覺。

 

  三十七、衣食自至願。三十八、應念受供願。

 

  上第卅七「衣食自至願」。「飲食衣服」見《宋譯》。「種種供具」見《唐譯》,又《漢譯》第廿三願曰:「我國諸菩薩欲飯時,則七寶缽中,生自然百味飯食在前。食已,缽皆自然去。」(《吳譯》第十四願同此。)又《魏譯》第卅八願曰:「國中天人,欲得衣服,隨念即至。如佛所讚應法妙服,自然在身。有求裁縫搗染、浣濯者,不取正覺。」今經備集五譯文義,結成此願,名為衣食自至願。如《會疏》釋《魏譯》曰:「佛本何故興此願。見或國土,為衣食故,苦役萬般。四時不寧處,一生疲貪求。何況禾下喪數千生命,鑊中殺無量蠶子,依之沉迷無涯,受苦無窮。是故願言,我土聖眾,衣食住宅。隨意現前。著衣吃飯,皆助道法也。」「種種供具」者,花香、幢幡、寶蓋、瓔珞、臥具、天樂等等。如是一切無量無邊,殊勝供養之具,皆隨意即至,如願供養。如《吳譯》曰:「欲得自然萬種之物,即皆在前,持用供養諸佛。」《宋譯》曰:「我以神力,令此供具自至他方諸佛面前,一一供養。」是故云:「隨意即至,無不滿願。」

 

  下為第卅八「應念受供願」。《宋譯》曰:「所有菩薩,發大道心,欲以真珠瓔珞,寶蓋幢幡,衣服臥具,飲食湯藥,香華伎樂,承事供養他方世界,無量無邊諸佛世尊而不能往。我於爾時,令彼他方諸佛世尊,各舒手臂,至我刹中,受是供養。今彼速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。」《宋譯》願文,深顯佛力。又如《魏譯》云:「一發念頃,供養無量無數不可思議諸佛世尊,而不失定意。」是明自力。是以極樂人民,或因佛力加被,或以自力功圓,皆可隨念普供諸佛。如經云:「十方諸佛,應念受其供養。」深顯生佛不二,感應道交,供佛之念才興,諸佛攝受已畢。頓修頓證,因果同時。

 

  我作佛時,國中萬物,嚴淨、光麗,形色殊特。窮微極妙,無能稱量。其諸眾生,雖具天眼,有能辨其形色、光相、名數,及總宣說者,不取正覺。

 

  三十九、莊嚴無盡願。

 

  從第卅九至第四十三,此五願是攝佛土功德願。上第卅九是「莊嚴無盡願」,《會疏》釋曰:「『嚴』謂莊嚴,『淨』謂清淨,『光』謂光明,『麗』謂華麗。『嚴淨』,明體離垢。『光麗』,表相奇特。以長、短、方、圓、大、小等為『形』,以青、赤、白、黑、正、不正為『色』,皆非世間所有,故云『殊特』。」意為:萬物體無垢染,故曰嚴淨。形相光明奇麗,故曰光麗。其形與色皆非世間所有,故曰形色殊特。《會疏》繼曰:「點事(指如微點之事相)妙理相即,故謂窮微。無漏之相,實相之相,故謂極妙。」意為:極樂一切事相,一毛一塵之微點,皆從實際理體而顯,與妙理相即不二,故曰窮微。窮者,盡也。微者,精也。具此一切形相,乃清淨心之所顯,彌陀無漏功德之所現,故為無漏之相。且一一皆是圓明俱德,一一皆是圓圓果海(「圓圓果海」見《顯密圓通》,指無上圓滿聖覺果德之海。),當體即是實相,相而無相,無相而相,故曰極妙。繼曰:「廣略相入,不可思議。故云,無能稱量。」意為:極樂世界全顯事事無礙法界,一多相即,小大相容,廣略相入,重重無盡,超情離見。言語道斷,故不可議。心思路絕,故不可思。言思不能及,又焉可稱量?故曰「無能稱量」。可見極樂淨土,唯佛與佛方能究盡。除佛一人外,一切眾生上至等覺,中至具天眼之一切小大凡聖眾生,皆不能盡辨其形色、光相、名數。更何能總為宣說。故云:「有能辨其形色、光相、名數及總宣說者,不取正覺。」

 

  我作佛時,國中無量色樹,高或百千由旬。道場樹高,四百萬裏。諸菩薩中,雖有善根劣者,亦能了知。欲見諸佛淨國莊嚴,悉於寶樹間見。猶如明鏡,睹其面像。若不爾者,不取正覺。

 

  四十、無量色樹願。四十一、樹現佛刹願。

 

  右章具兩願。從「亦能了知」以上,表第四十「無量色樹願」。「欲見」以下,表第四十一「樹現佛刹願」。

 

  「國中無量色樹,高或百千由旬」。「無量色樹」,指國中一切寶樹,七寶化成,榮色光耀。行行相值,莖莖相向。是諸寶樹,周遍其國。樹高或百由旬乃至或千由旬。一由旬者,此方四十裏至六十裏。詳見前注。又道場中,更有樹王,名「道場樹」,即菩提樹。西域前正覺山之西南,行十四五裏,有畢缽羅樹。佛坐其下成正覺。故名菩提樹。《維摩經菩薩行品肇注》曰:「佛於樹下成道,樹名菩提。此樹光無不照。香無不熏。形色微妙,隨所好(喜也)而見。樹出法音,隨所好而聞。此如來報(果報也)應(應化也)樹也;眾生遇者,自然悟道。」本經成就文中,復云:「復由見彼樹故,獲三種忍。一音響忍。二柔順忍。三者,無生法忍。」彼土菩提寶樹能令見者自然悟道,證入無生法忍。此樹功德真是無上希有,微妙難思。故知此樹實是阿彌陀願王秘密莊嚴心之流現。此心乃密教所判之第十住心,乃究竟佛果第十三地如來之所證,故能究竟惠予眾生真實之利。樹德高遠,彼國菩薩中,善根劣者,本難知見。是以彌陀垂慈,大願加被,悉令了知。

 

  第四十一「樹現佛刹願」。今此願文,樹現佛刹,同於《觀經》第四寶樹觀。經文簡錄如下:「此諸寶樹」,「生諸妙華」,「涌生諸果」,「有大光明,化成幢幡無量寶蓋。是寶蓋中,映現三千大千世界一切佛事。十方佛國,亦於中現。」《觀經》此觀,正此願之成就。極樂國中,寶樹無量,一一樹光化現寶蓋無量。一一寶蓋,中現十方佛國。明淨清晰,如同明鏡。見他方佛國,明了清澈,如對明鏡,自觀本面。可見極樂國土,含攝一切佛刹。相入相即,不可思議。

 

  我作佛時,所居佛刹,廣博嚴淨,光瑩如鏡,徹照十方無量無數不可思議諸佛世界。眾生睹者,生希有心。若不爾者,不取正覺。

 

  四十二、徹照十方願。

 

  上第四十二「徹照十方願」。「廣博」者,寬闊無邊。「嚴淨」者,莊嚴清淨。「光瑩」者,光明晶瑩。「徹照」者,無微不顯,無遠不見也。「希有」者,《涅槃經》曰:「譬如水中,生於蓮花,非為希有。火中生者,是乃希有。」極樂國土,莊嚴清淨。光潔如鏡,照見十方。如《觀經》中,大勢至菩薩天冠「有五百寶華。一一寶華,有五百寶臺。一一臺中,十方諸佛淨妙國土廣長之相,皆於中現」。故知彼土,小大相容,廣狹無礙。一毛一塵,悉皆映照十方。《往生論》曰:「宮殿諸樓閣,觀十方無礙。」曇鸞師注曰:「如淨明鏡。十方國土,淨穢諸相,善惡業緣,一切悉現。」又《華嚴經》曰:「譬如明淨發光金玻璃鏡,與十世界等。於彼鏡中,見無量刹。一切山川,一切眾生,地獄餓鬼,若好若醜,形類若幹,悉於中現。」以上經論,皆明「光瑩如鏡,徹照十方無量無數不可思議諸佛世界」之義。「眾生」指極樂世界與十方一切眾生。若見極樂徹照十方之相,悉皆生起無上殊勝菩提之心。此心希有,如火中蓮。故云「生希有心」。因生此心,故《宋譯》續曰:「不久當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。」

 

  我作佛時,下從地際,上至虛空,宮殿樓觀,池流華樹,國土所有一切萬物,皆以無量寶香合成。其香普熏十方世界。眾生聞者,皆修佛行。若不爾者,不取正覺

 

  四十三、寶香普熏願。

 

  上第四十三「寶香普熏願」。《會疏》謂此界「金銀雖發輝,無旃檀之香。沉麝雖熏馥,無珠玉之光。」今極樂中,一切萬物,嚴淨光麗。又妙香芬馥,普熏十方,廣作佛事,故稱奇妙。如《華嚴經》鬻香長者云:「阿那婆達池邊出沉水香,名蓮花藏。若燒一丸,如麻子大,香氣普熏閻浮提界。眾生聞者,離一切罪,戒品清淨。雪山有香,名具足明相。若有眾生,嗅此香者,其心決定離諸染著。羅刹界中有香,名海藏,其香但為轉輪王用。若燒一丸,香氣所熏,王及四軍,皆騰虛空,遊止自在。善法堂中有香,名香性莊嚴。若燒一丸,熏彼天眾,普令發起念佛之心。須夜摩天有香,名淨藏性。若燒一丸,熏彼天眾,莫不云集彼天王所,恭敬聽聞王所說法,兜率天中有香,名信度縛囉。於一生所繫菩薩座前,若燒一丸,興大香云,遍覆法界,普雨一切諸供養具,供養一切如來道場菩薩眾會。妙變化天有香,名奪意性。若燒一丸,於七日中,普雨一切不可思議諸莊嚴具。」上述世間諸香,且有如斯勝用,何況彌陀如來本願所現,乃法界萬德之香。如《維摩經香積佛品》云:「爾時維摩詰問眾香菩薩,香積如來,以何說法。彼菩薩曰:『我土如來,無文字說。但以眾香,令諸天人,得入律行,菩薩各各坐香樹下。聞此妙香,即獲一切德藏三昧。』」今極樂妙香,亦復如是,功德無邊,普熏十方,廣作饒益。能令聞香眾生,「皆修佛行」。「塵勞垢習,自然不起」(見經中第廿品)。極樂萬物皆以無量寶香合成,其香復熏十方世界,皆顯事事無礙法界。

2

奉行

忏悔
17

顶礼
5

感恩

感动
2

赞叹

随喜

支持

刚表态过的朋友 (26 人)

本文导航

手机版|Archiver|我的收藏|無量壽經專修網論壇 ( 皖ICP备13015885号 )

皖公网安备 34020702000262号

GMT+8, 2019-7-24 00:14

Powered by Discuz! X2.5

© 2001-2011 Comsenz Inc.

回顶部